手机版
首页 >> 男科>> 正文

我,性别男,想结扎,医生劝我回头是岸

2020-11-12 08:22来源:互联网编辑:小狐

我叫旺旺,性别男,中年,已婚,家住江浙某二线城市,已完成二胎指标。

今年八月,一个风平浪静的工作日,我在公司的茶水间里和我的主管制造了一次偶遇。

微波炉前的背影僵住了一秒。

大约是心理作用,我隐隐觉得,主管看向我的眼神里有一丝克制的怜悯,像在看一只即将被去势的雄性家猫。

我,性别男,想结扎,医生劝我回头是岸(图1)

为什么要结扎?

我事先做过功课,这只不过是一种常规的绝育手术而已。 所谓输精管结扎手术,顾名思义,扎的只是输精管,跟和都没有关系,并不会影响到雄风。

打个比方,这个手术相当于在输精管上修个坝,挡住的只是,而的绝大部分成分于结扎点的下游,也就是精囊腺和前列腺。无论勃起还是,这个手术都不妨碍,也不受影响。

扯远了…还是说说我为什么要去结扎吧。

我跟老婆结婚七年了,有两个孩子。前两年,因为一次小产,她的身子明显虚弱了很多。

今年上半年,因为疫情,我们整天宅着,作息不太规律。她的内分泌失调问题加重了,偶尔会向我抱怨,万一措施百密一疏,她就又有麻烦要处理。

身边有的亲戚朋友建议她去做个结扎手术,一劳永逸。可问题是,她的身体状况也并不适合做这个手术。

既然如此,那就由我去结扎吧。

别误会,这不是什么自我牺牲。我认真查过资料, 女性做结扎需要打开腹腔,操作很复杂,术后发生感染的几率也比较高。与之相比,男性的结扎手术操作难度更小,安全性也要高很多。

在我看来,如果去做结扎的是我老婆,对她来说才是一种自我牺牲。

可没想到,在通往手术台的路上,最大的阻碍不是我的男性尊严和知识盲区,而是一位大夫。

医生劝我回头是岸

五月,趁着疫情平缓了些,我去了本地一家三甲医院,挂了个外科。

那医生听我说要结扎,挺意外的,追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个手术,问得我一脸懵:还能为什么?怕怀孕啊,都有两个娃儿了。

医生说,这手术他做不了,他们医院也没人能做。倒不是说门槛有多高,事实上,这是个非常简单的小手术。 但现如今,愿意做结扎手术的男的实在太少了,很多医院已经不做这个业务了。

做不了也就罢了,那医生还试图劝我回头是岸。

他强调,结扎是一种可逆性比较差的方法。他遇到过一些结扎数年后反悔,去医院做输精管复通术的患者。但问题是,并不是每一个做了复通的人都能完全恢复生育能力,而且时间拖得越久,几率就会越低。你能保证自己将来不会后悔吗?

他还提到,这虽说是个小手术,倒也不是一点风险都没有的。比方说,有的患者在术后会可能会发生感染。一些长期并发症,比如慢性局部疼痛,还有附睾淤积之类的,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我,性别男,想结扎,医生劝我回头是岸(图2)

老实说,跟这位医生聊完,我产生了一丝犹豫和担心。从他那儿离开后,我又去做了些功课,发现他所说的那些风险问题都是存在的,但这涉及到一个概率问题。 只有少数人会在结扎后短期出现不适的症状。至于他列举的那些并发症,发生的几率也非常低。

查完资料,调整了心理预期后,我的疑虑算是被打消了。

更重要的是,我身边还正好有个先行者能聊聊感受取取经,那就是—我爸。

一人结扎,全家光荣

我出生在八零年代末的江浙农村。那时候,如果家里头一胎生了男孩,村里就会来抓人去做结扎,要么女扎,要么男扎。如果头一胎生了女孩,村里允许再生一个。

但我出生那会儿,政策上已经没有那么严了,再加上乡里乡亲,还是要讲究人情世故的。所以我们家头一胎生了我这个男丁,村里也并没有强制要求我爸或我妈去做绝育。

我妈怀上我弟后,家里商量着,还是得躲一躲,便把她偷藏在了娘家。那段时间,全家上下都提心吊胆的,生怕东窗事发。

等弟弟瓜熟蒂落,事实终于瞒不过去,我爸就被带去做了结扎。

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爸结扎过,也就是生不了娃了。我还发现,村里很多小伙伴的家里都是爸爸去做结扎的。

在多数人印象里,那个年代,被要求做绝育的通常都是家里的女同志。

不过,在我出生的那几年,村里的实际情况是,很多妇女都像我妈一样,生完头胎没有及时绝育,刚生完二胎后,身体情况又不允许在短时间内立即接受绝育手术。 在这种情势下,村里搞计生的同志为了避免夜长梦多,通常不会冒险等待产妇恢复,而是直接要求男方做结扎手术。

老人说,那些年,因为结扎的问题,村里还是闹出过一些事情的。尤其碰上两胎都生了女孩的家庭,情况就跟莫言的小说《蛙》里写的差不多。

我爸那次倒还好,毕竟有两个儿子,村里男扎也挺普遍,乡里乡亲虽说会互相调侃,但也都清楚,除了不能生娃,这事儿对夫妻生活其实没什么坏处。

但话说回来,对我爸那代人而言,如果不是政策要求,说什么一人结扎,全家光荣,他们是万万不会主动去做绝育的。

我的情况恰恰相反。对我来说,做结扎手术是一个深思熟虑的结果。但要是医生不肯做,我想得再清楚也没用。

结扎前,我给自己剃了毛

在三甲医院碰壁后,我打听了一下,发现本地还在做这个业务的医院真的很少见,便暂时搁置了计划。

直到七八月份,我听说市里的第一人民医院能做,前后考察一番,很快就做了决定。

我是八月第一周去挂的专家号。这次的医生没怎么多问,做完检查,把不良反应和注意事项说清楚后,就安排了一周后的手术,于是,便引发了文章开头,我和主管的那次偶遇。

除了主管以外,我没再跟其他人提过做手术的事,免得再生枝节。

但没想到,我老婆却险些打了退堂鼓。

在做核酸检测和抗体检测之前,去了趟医院,让她签一份类似于同意书的文件。大约是因为太过紧张,她开始担心同意书上写的那些不良反应真的会发生,竟然在医院和我吵了一架。

好在最终,病假申请通关,家属同意书通关,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通关,我在手术前一天住进了医院,准备迎接历史性的一刻。

对了,我之前听说过,手术前是需要备皮的,也就是要剃掉。一般这个步骤会由护士完成,但我索性自己在家里剃干净了。毕竟是敏感部位,自己下刀才放心。

可等我住院了才知道,自己在家备皮这种做法是不规范的,可能会增加感染率。而且,这个步骤的标准做法其实是在手术的当天进行,所以说,就算我提前剃干净了也没什么用。

手术确实不复杂。医生事先讲解过, 只需要在的皮肤上摸索到输精管的位置,切两个小口,把输精管挑出来,切掉一小段,扎好口子,塞回去,再缝合上就可以了。

我,性别男,想结扎,医生劝我回头是岸(图3)

老婆说,那天傍晚,她在手术室外面只等了二十来分钟,一切就结束了,感觉和陪同事去诊所给猫割蛋蛋时差不多。

但因为打了静脉麻醉的缘故,这一系列过程我都一无所知。

躺上手术台的时候,我没觉得有多紧张。麻药作用得很快,我迷迷糊糊地幻想着手术的画面,想象医生把肚子里的某根管子挑出来打个死结,没多久便睡了过去。

从麻醉中醒来,意识逐渐恢复后,我感受到的第一个知觉来自附近。有点酸,还有略微的疼。

医生嘱咐过我,这种酸痛来自,很多人刚做完手术都会有这个症状。

创口的位置贴着纱布。为了不碰到伤口,我只能直挺挺地仰躺在床上,时间久了,腰便酸了。到了夜里,我始终不敢睡得太沉,生怕一翻身就会压到伤口,直到天快亮时才睡了几个小时。

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持续到了第二天。我下床试着走了两步,立时便腰酸背痛。医生检查了一下,说没什么问题,在家休息几天就好,便安排我出院了。

手术后,我在家休息了一个礼拜,去做了复查,一切正常。

顺便说一句,医生其实打过招呼,结扎后一到两周内最好不要。但是在复查前,出于某种毫无来由的不安,我还是自己偷偷做了几次小型试验。结果显示,这场手术对我的雄风确实没什么影响。

唯一让我有点担心的是,术后的几个礼拜,我的左侧偶尔会觉得有点不适,真实体会到了蛋疼的感觉。再次复查时,医生便给我开了一些抗生素。后来,蛋疼便逐渐消退了。

今天,距离那场手术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从这两个月的体验来说,结扎虽然是个小手术,但毕竟还是动了刀的。在伤口愈合的过程中,人难免会有些不适,的确需要多留神,避免感染。

至于,放心,一切都顺利。

再过一个月,我还要去医院做最后一次复查。如果这次检查显示我的中已经没有残留了,那我的手术才算是彻底成功了。

本来就不是我老婆一个人的事

我没再跟人提过结扎的事。目前,在这个世界上认识我的人当中,知道我做过结扎的只有我老婆、我爸妈、我主管,还有我的主治医生。

复查的时候,我和医生聊了聊。

在我们市,这种手术没几家医院能做,但他一年到头也做不了几例。毕竟,这年头的法子很多,如果不是真的下了很大的决心,很少有人会考虑这种可逆性更差的方法。

他们最终找上我,一般也都是因为女方上环上不了。

我,性别男,想结扎,医生劝我回头是岸(图4)

我在网上的某些论坛里聊过结扎的事儿。躲在一个网络 ID 背后,倒不用介意什么莫名其妙的怜悯的目光。

大多数来回帖的都是男同胞。除了一些嘻嘻哈哈的生殖段子以外,他们在回帖里关心的主要是这手术影不影响表现,以及手术具体是怎么实施的,但很少有人问我和本身有关的事情。

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每个家庭都应当根据自己的情况寻找最优解,并完成夫妻双方各自应尽的义务。

我也没觉得自己完成了什么了不起的壮举。我只是基于我老婆的身体状况,以及我所了解到的女性绝育手术的风险,负担了我作为丈夫,作为一个爱她的男人应该负担的而已。

毕竟,在生孩子和这两件事上,她已经负担过太多了。

旺旺为化名

策划Ellen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结扎

“结扎”jiézā,即“结扎术”,是指使用一定的手段(如使用羊肠线)将人体或生物体的某些管道(如血管、输精管、输卵管等)扎住或起到同样的效果,“结扎术”通常被认为是一种小手术。有时候,“结扎”被用于特指输精管结扎术或输卵管结扎术,这些手术早期是永久的不可逆的避孕手术,但现在的医学已经能够实施输精管复通术和输卵管复通术。

网友评论Translation

推荐文章

无辐射监测的新技术,七,急性低氧性呼吸衰竭呼吸支持策略
无辐射监测的新技术,七,急性低氧性呼吸衰竭呼吸支持策略
电阻抗层析成像技术指导急性低氧性呼吸衰竭呼吸支持策略急性低氧性呼吸衰竭是重症监护病房中最常见的脏器功能衰竭。对于急性低氧性呼吸衰竭患者而言,在治疗原发病的同时,呼吸支持是最重要的治疗手段之一。尽管目前
查看详情>>
却有越来越多不抽烟的女性患上肺癌,不吸烟就不会得肺癌
却有越来越多不抽烟的女性患上肺癌,不吸烟就不会得肺癌
每当你颠动炒勺高温和翻炒将食物的味道变大也把油烟放大,送入你的鼻腔但是你知道吗?这些浓度超标20倍的油烟颗粒正在成为肺癌的“帮凶”11月17日是“国际肺癌日”这是自2001年起由世界肺癌联盟发起的一项
查看详情>>
30年来,肺癌发病率增长了465%,远离它,你必须了解这3点
30年来,肺癌发病率增长了465%,远离它,你必须了解这3点
过去30年来,肺癌发病率增长了465%,它已经取代肝癌成为我国发病率第一、死亡率第一的恶性肿瘤。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肺癌患者73.3万,到2017年已经上升至80万,约占全球总数的40%。预计到2
查看详情>>
11月17日,虽说有些肺结节是肺癌,但是在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
11月17日,虽说有些肺结节是肺癌,但是在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
近年来,人们对健康体检的意识逐渐增强,再加上这次疫情,做CT检查的越来越多,随之而来查出来肺部疾病的越来越多。相信最近你一定听过这样的话,“我们单位xxx体检查出来了肺结节”乍一听,哎?肺结节是什么?
查看详情>>
医院很重视心衰中心建设工作
医院很重视心衰中心建设工作
为进一步推动医院心衰中心建设工作,11月17日下午,长沙市第四医院心衰中心接受了中国心衰中心认证工作委员会的现场评审核查。核查会议在医院行政综合楼二楼会议室举行。检查组由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李新立教授担
查看详情>>
十三五期间,卫生健康系统持续推进法治建设
十三五期间,卫生健康系统持续推进法治建设
健康中国是座大厦,为了让大厦的根基更稳固、“装修”更暖人心、“水电气”等运转更通畅,既需要精细、科学的设计,也需要耐心、细致的维护,卫生健康法治建设在其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十三五”期间,卫生健康
查看详情>>
周老师的茶馆:一个医闹,会害死多少人你知道吗?
周老师的茶馆:一个医闹,会害死多少人你知道吗?
我不是医生。但我的确差点成为医生。我很小的时候就看过汤钊猷先生的N本书,也在书店翻过什么右三叶扩大切除术这类图册,知道肝脏有30%就能代偿,也知道肝动脉结扎后可以等癌瘤缩小后再手术。我是想表达:我对医
查看详情>>
下面我们再来解答一下男同胞们心中的顾虑
下面我们再来解答一下男同胞们心中的顾虑
导言 —国家开放二胎政策后,不乏大量已经做了结扎的女性,为了生二胎强烈要求做输卵管复通手术…但是,这事有意思的点是很少见到男性来做复通的。当然,主要原因也是当年做结扎的男性少得可怜,直到现在还有不少人
查看详情>>
男人结扎,雄风不在,结扎似乎成了最佳的选择,医生给你一个解释
男人结扎,雄风不在,结扎似乎成了最佳的选择,医生给你一个解释
对于已经生育且不想再孕育的夫妻而言,“结扎”似乎成了最佳的选择。但是,“结扎”在大部分人眼里是女人的事儿。而男人认为:男性结扎是和生殖骄傲、男性尊严绕不开的。记得《金婚》里,大庄的一句刺耳的台词:千万
查看详情>>
男医生做妇科检查,自杀倾向的一个原因
男医生做妇科检查,自杀倾向的一个原因
图 网络、Shutterstock这几天,知乎上有一个问题传遍了全网。一位男子因为老婆临产前往医院急诊,结果被男医生内检,越想越痛苦,现在有了轻生的想法。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汪曾祺的一篇小说 《陈小手》点
查看详情>>
宝依特健康网(www.boitech.cn)| 手机版